中国式父母:他娘的都是有限责任公司?

中国式父母:他娘的都是有限责任公司?

上午还没起床,就从手机里看到了两条信息:一条是《深圳晚报》的,《中学生骑车逆行撞奔驰遭索赔吓哭数万网友跟帖吵翻》;一条是《钱江晚报》的,《男孩溺水家长想放弃治疗医生急了:再给一天时间》。

咱先说第一条吧。第一条事理很清晰,就是中学生违规逆行,撞上了奔驰,车主的车有保险,要赔偿人家的话也就2000元钱。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,数万网友吵啥哩?两派观点,一派认为,司机故意刁难孩子;另一派认为,这是给孩子正确的法制教育呢。

我自己的观点,凡事用法理情三个角度来解析就欧了。法的方面,司机无任何违法现象;理的方面,司机也没有任何无理之处;情的方面,一些网友可能是受了标题及新闻内容的误导,似乎孩子是被司机索赔吓哭的。对这种标题就有导向的新闻,及明显持有立场倾向的记者,我表示鄙视。他们更多的时候不是客观中立理性的报道,而是拉偏架的胡同大妈,或者,煽情的余含泪。看新闻,一定要堤防这种记者,并自觉的给其纠纠偏。

比如,中学生所谓的哭,更可能是被事故本身吓的。你就是不用赔钱,仅撞车本身,就是令任何人都惊悚的事情了;至于2000元,在深圳这样的城市,也不是什么吓死人的事情;只不过中学生如果还没有达到18周岁,那么司机和中学生唯一的选择应是叫家长。所以,最让我惊悚的是家长的反应。一听说孩子撞的是奔驰,就不愿露面了,直到交警过来与她通话,她才同意出场。

你说,她是准备让孩子自己顶雷呢,还是打算让孩子乘人不注意逃跑咧?

你说,中国有多少父母,都是这种责任有限公司了?自己的子女自己都不想负责。不想负责也罢,还把他们推向斗争的第一线,做自己的掩体:刘邦,仗打败了,把孩子扔到车下,只顾自己逃跑;起义造反,把群众推在阵地前沿,自己藏在阵后;维权逗士,把妇孺老幼推在前线,自己躲在后面等着喊“警察打人啦”并负责拍照;家长,自己厌恶红啥巾,自己不去跟老师交涉,却让孩子在学校跟老师顶牛……

武志红的《巨婴国》我只看了一百页就放弃了,原因是他把所有的社会病症都开列为巨婴这么一种了,牵强附会,扯蛋扯得我烦。但是我得承认,很多社会行为中,我们总能发现有巨婴的地方:作为婴儿我可以随时闯祸,但祸出来后我不负责,不但不负责,我还要哇哇大哭,以求得大人的同情与安慰。这个中学生当然还算婴了,出了事我就哭给你看;中学生的母亲,更婴,不管是作为孩子的法定监护人,还是作为孩子的自然人母亲,闻听这事,都应该第一时间赶往现场的。作为自然人母亲,这个时候你得关爱你的娃,给其起码的安全与心理庇护;作为法定监护人,这个时候你得站出来,承担所有的责任,即使没有赔偿的能力,至少得有赔偿的责任意识与担当意识吧。

帖后袒护孩子及孩子家长的网友,应该也都是巨婴病了。他们不是同情——这不叫同情。这叫病得不轻,还拒绝吃药吃针。另外你还能发现这些人更严重的另一面病情,人格分裂:违反规则、闯红灯、逆行的时候,他们勇猛无敌,个个赛下山的猛虎玉蛟龙;一旦发生事故,他们摇身一变毛毛虫,蠕到地上倚穷卖穷、依弱恃强……拜托,你们违反规则的时候,哪象穷者,又哪象弱者呢?事出之后装弱装穷,是为了逃避惩罚,还是为了以后违规更有底气呢?

再说第二条,一个两岁不到的溺水男孩,心跳一度停止,被杭州市余杭区中医院急救过来了,但孩子的父母却要求放弃,他们的意思是,没钱。而医院的意思是,好不容易抢救过来了,再不进一步治疗,孩子还有危险啊。于是跟孩子父亲商量,“你把孩子留在医院,给我们一天时间,如果那时病情没有好转,你再带孩子回去。”第二天上午,孩子的父亲又去医院要孩子了……其实医院还没给他们收费呢,这父亲只是自己担心费用而已。第三天,孩子就从重症监护室转普通病房了,在病房玩得不亦乐乎的,且费用也就一万而已。记者没说孩子是否有新农合。如果有新农合的话,也就几千块钱吧。还不够医生护士捐的。

几千块钱,就能让父母放弃自己的孩子,在现代这样的社会,确实让我很悚悚。是,他们挣钱不容易,两口子在砖瓦厂打工,每月工资合一起是两千块钱。但是,几个月的工资就能把自己的娃救起来,他们为什么不呢?我有理由怀疑,他们其实并不是担心钱,他们才是钱理群所谓的精致的父母、精致的利己主义者。钱的背后,他们更可能担心的是,钱人两失,甚至,钱失了,人也落下了残疾!

这种父母,也是只享受生娃的权利了,甚至是不负责任的放生(这男娃前面还有一个四岁的姐姐),对于娃的养育义务,及为人父母的责任,却很不健全。一是,两口子一月两千元钱,却敢连生两娃;二是,敢让四岁的娃带着两岁的娃去外面玩耍。别说两岁的了,就是那个四岁的,出了室外,也是不应该脱离父母视线的。但在这样的父母面前,四岁的娃都能做两岁娃的带班大姐了。

很多时候我们可以发现,中国式父母,大都是他娘的有限责任公司,该负的责,都不负。但是对于孩子来讲,却是负债了,永远欠父母的,以至于胡适表示,母亲就象个放高利贷的。但是我觉得,胡适的母亲,至少是个完全责任公司。她不会因为缺钱就放弃孩子,不会因为缺钱就不让孩子上学,更不会因为缺钱就躲避自己的责任。所以,即使是有限责任公司,这责任区间的距离也是蛮大的。所以,有的孩子能长成胡适,有的孩子不过长个赖皮球。胡适只有一个,赖皮球却千千万万个,最后组成了我们这样一种破窗户社会。

季羡林曾经感叹过二战时期德国败退时的国民素质,说他们具备无政府的条件却没有无政府的现象——德国人的规则意识似乎不需要政府或者外在的强迫与规范,它早都内化为个人自觉了。相形之下,我们这边具备政府的条件呈现的则多是无政府的现象——什么狗屁规则,只要没有强迫,没有监控,我就不守;出事了,我不想承担,趴地上哭给你们看。最奇葩的是,事主自己哭也罢,路边,还有陪哭的。别的路人不哭,多看了他几眼,他都不乐意,骂你们冷血,媚富欺穷,媚强欺弱。拜托,你眼泪很富,只不过道德穷点罢了;你蔑视规则时很强,只不过智力有些弱罢了;你侵犯别人的时候又富又强,逃脱责任的时候才开始装穷弱罢了!你以为我看不穿你几斤几两哈。

真正知道自己穷弱的人,会主动守规则的,因为这个社会,守规守则,乃是穷弱者最佳的自我保护了。行文结束之时,我们安阳新闻报道,林州一高中生骑电动车闯红灯,被撞身亡,醉驾司机逃逸后又返回来二次碾压……司机固然要负自己的责任,但是,闯红灯的孩子命已没了。谁能赔你一条命呢?你的命你自己不珍惜,别人顶多,能替你惋惜一下而已!

违规的时候,你象野蛮正太,要你管我?违出祸了,你又象包养的小三,你怎么不管我?先说说你自己管你自己没?不管政府是大政府还是小政府,你自己先做“大”人,不做“小”人。负自己责任的人,就是大人;拉了屎等别人给擦屁股的负不起责任的人,就是小人!

扫瞄或长按识别以下二维码,关注我的公众号,随时看更新

精彩评论:0

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

评论成功

评论失败

热门文章HOT NEWS

订阅 "百家" 频道,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

 

百度新闻客户端

  • 扫描二维码下载
  • 订阅 "百家" 频道
  •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
用户反馈